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新一轮刺激可能性不大
记者 霍侃 黄蒂2012年11月16日 18:24
黄益平认为,明年经济形势相对平稳,短期稳增长依然要靠基建投资

  基于各种前提假设,您对明年经济增速的大致判断是什么?四个季度间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势?

  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 黄益平:

  大致我看明年可能是相对比较平稳,然后来回有一些波动。但可能到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回升会更明显。我们的假设是,全球经济明年总体来说,尤其发达国家和今年差不多,发展中国家可能稍微好点,一部分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明年略有恢复。

  做一个预测,明年可能在8%左右,上下波动不会特别大。有个很重要的假设就是,很多人说人代会以后明年会怎么样。我们看过去30年6次党代会或人代会以后发现财政政策会转向宽松的现象,有,也就是新政府上台可能会新增一些投资项目,但估计这次不会特别大。一方面因为我们一直在讨论增长模式的问题。而且从过去一年的反应来看,我觉得还是比较冷静。所以大规模的刺激可能性就非常低。

  但是会有一些新的措施。从美国来看,现在大家担心的就是财政悬崖。财政悬崖如果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真的推出来,对GDP的增长可能会有1-2个百分点。这样的话对我们的经济可能影响比较大。这样来说,明年上半年开始回升,但上半年可能不会非常强劲。但是到了年中,也许会有稳定的改善。

  财新记者 霍侃:

  也就是根据您的判断,现在地方政府都在期待明年会不会出刺激政策,您刚才讲的是说可能性不大,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是吗?

  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 黄益平:

  对。我觉得会有一些投资但不会很多,我觉得地方政府或者是投资者,现在都在等待着新政府上台了又推出一个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很失望。如果真的推出,我会很失望。我觉得经济调整到今天,今天经济增长减速,从原来的10%左右到第四季度7.4%,目前来看大家当然有压力。但是过去我们一直最担心的两个事情没有出现。第一个是大规模失业,第二个是通货紧缩。如果出现这两个情形,那么意味着你的增长减速是周期性的,政府需要把它抬起来。而这一次相对来说就业市场比较稳定,通胀有疲软但现在在2%左右稳定,也就是说现在经济增长的速度没有离潜力太远。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水平上适当的稳定下来可能是对未来发展最好的。

  财新记者 霍侃:

  如果实现像您刚才说的8%的增速,从出口、投资和消费这三个来讲,主要的动力会是哪个?

  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 黄益平:

  短期来看,经济增长如果要稳定或者扭转过去不断减速的势头,还是要靠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这个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可以刺激消费,也可以刺激出口,但它的效果就比较慢,要直接发挥影响就比较缓慢。但是如果大家担心经济增长想把它稳定下来,我们投铁路,投电力,投水利,这个就效果比较好。所以在短期内可能会发挥比较大的作用。

  但是这个结构调整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我们自己做的分析,发现消费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以来已经开始回升,从官方数据来看,前三个季度消费在GDP增长当中的贡献已经超过50%,所以说以后的增长我觉得更多的是要靠消费。但是投资当然很重要,没有投资就不会有技术进步,没有技术进步没有经济增长,尤其是我们经济增长处在个转型期,过去是通过资源动员,支持制造业生产,可以达到经济增长,以后是要靠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就靠两个,一个是投资,一个是研发。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