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李剑阁:监管强化已经过度
见习记者 杨楚2012年11月17日 13:49
行政干预不应越来越多,监管部门需调整角色

  第二个方面要放开管制,减少干预,强化竞争。在这方面我觉得一个问题,就是这几年,多多少少我们CPI有时候会比较高。那么这样在CPI比较高的情况下,大家都知道,价格是一个货币现象,照道理呢,我们要从其它的,要通过市场办法来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我们政府主管部门的习惯思维就是进行干预或者是压制。我们听到很多商业部门、流通部门和工业制造部门都说,一旦价格上涨的时候,他们会接到一些电话。他们说,有时候并不见得是文件,但是主管部门会给他们一个电话,希望你们不要涨价。

  但问题是超级市场的猪肉涨价以后,你不让它涨价。可是农民的猪肉涨价,你叫超级市场怎么能赔本做这个买卖呢?它无非是要不不卖了。不卖了,有关部门又要来管。它只好救市或者降低等级或者减少份量,反正它不能赔本做买卖,因此呢,整个市场就是扭曲的。而我们政府的有些价格主管部门乐此不彼,非常有兴趣去做这个事情,愿意对价格进行干预。而对价格的自由,这可以说我们30多年改革的初期,我们每一个经济学家都认识到的,价格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的要素,他起一个资源配置的信号作用。这个现在似乎又淡忘了,所以我今天强调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非常重要。再一个就是,你只有价格放开以后,才能展开公平的竞争,才能有真正的竞争,包括我们劳动力的价格也是这样。但是这几年对劳动力的价格,对收入分配的行政干预也是越来越多。

  再一个就是,这几年政府强化监管,已经到了我个人觉得不能理解,不能容忍的程度。十年前我就曾经跟有关的私下讨论过一个问题,中国至少有两个金融监管部门,十年前他们就形成了一个制度,就是要派出官员去参加监管对象的董事会。我当时就说,这是一个很不妥当的作法。那么我以为十年当中总该有点变化,尽管我现在是在一个证券行业,证券行业没这么做,所以我以为这件事已经是不存在了。

  但是最近我碰到某一个金融机构的负责人跟我讲,他说这个制度一直坚持了十年,到现在还是。而且,下面被监管对象已经明显感觉到,那些官员对于参加这些会有选择性的兴趣。他重要的时候就来,不重要的时候就不来。但是那个所谓的重要的呢,因为大家都注意被监管对象往往都是上市公司,在讨论一些重要信息的时候,有些官员就非常有兴趣参加。大家注意如果这个董事会所做出的决定引起市场的异动,出现了内幕交易,那么你说这时候监管部门是查还是不查,因为它已经是一个相关者了。那么这件事情早就是不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呢,现在还在做,而且做得还理直气壮。原因是,监管部门说,我们对我们的监管部门不放心。

  大家都知道,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你在监管部门也是人,你被监管对象也是人,人和人之间的这种制约和监督关系是通过制度来安排的,不是靠好人和坏人来安排,谁也不天生来是好人,是坏人。可是监管部门天生地把自己当作好人,把被监管对象变作坏人。那么这样的话,也可能由于这个制度是错误的,结果可能原来以为是好人的人,可能恰恰是在做不好的事情,我不敢说做坏的事情。

  而常常认为是坏的人,他可能因为他老是被看着,他不见得敢做不好的事情。所以这个制度安排是有问题的,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些监管部门会自己以为自己是好人在看坏人,最后把自己的一帮好人都变成了坏人。这是我讲第一个,就是要坚持20年前我们提出的市场化改革方向的党的一个提法,就是改革的方向。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