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土地制度改革是城市化关键
记者 邢昀 黄蒂2012年11月17日 16:26
沈明高认为,突破在于合理补偿和土地流转权利

  沈明高,花旗银行中国研究主管、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2012年11月16日在财新峰会上接受专访

  城市化有一些政策上的障碍。实际上城市化我个人看法是分两个阶段,第一个就是让已经在城市有工作的人,所谓的农民工和流动人口,让他可以就地城市化,变成居民。现在大概是有2.5亿,到2020年可能就有3亿人口。这是第一种城市化。第二种,是未来我们整个城市化率会从51%左右提高到70%左右,这个大概又有3亿人口。所以说实际上我们有6亿人口的城市化。

  城市化还有个优势是一方面可以连接投资,因为城市化过程本身就是投资过程,比如地铁、基础设施、服务业,当然城市化成长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人口积聚到一定规模,对消费、服务业就会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所以城市化在我看来,是在未来5年之内最好的实现投资和消费平衡的重要领域。

  那么怎么加快城市化的进程,大家说的比较多的是户籍制度的问题,社会保障的问题。我个人是觉得,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土地制度的改革。我们真正意义上要实现城市化是要把农民从土地上释放出来。

  现在我们的土地制度为什么阻碍了城市化?就是我们的农地或者宅基地基本上是集体所有,当农民愿意离开农村的时候,愿意放弃农地或宅基地的时候,没有一个合理的补偿机制。没有合理补偿机制的结果就是2.5亿的农民工都不愿意放弃土地,因为农民最了解土地的价值,没有合理的补偿机制他就不愿放弃。所以就导致了我所谓的“半城市化”,就是我的家产和孩子在农村,但我人在城市工作。这个半城市化不利于消费和服务业的发展。

  怎么样为农民离开土地提供合理的补偿机制,我觉得是城市化的关键点。这里面大概有两种可能的方式,一种就是政府出面给予合理补偿,第二个就是给农民土地流转的权利。如果说这两个能有突破,城市化很有可能成为未来10年甚至20年的新的增长引擎。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