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卢迈:首要解决机会公平
见习记者 张洁2012年11月17日 17:49
机会公平才能防止贫困的代际传播

  我们讨论社会公平问题的时候,可能没有那么高度一致。什么叫公平?是什么的公平?对谁的公平?如果说财新举出来说机会公平,这应该是大家最大公约数,这是最基本的,规则公平,政治权利这方面要公平,要机会公平。

  但是如果我们问,这个机会真的公平吗?大家都大学毕业,那么城里的孩子或者说干部子弟会有更多的关系,可以很早就就业。农村来的孩子社会关系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处于完全不公平的环境。前两年有一个叫麦子的,发了一篇博文讲他18年,最后可以和上海城里人一块喝星巴克了。在农村成长的过程,就是起早贪黑学习,上大学借钱,在城里可能不是事,对于他们来讲是沉重的负担,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因为没有关系。又读了研究生,最后才能在上海站住脚。所以即使我们说权利公平,我们现在权利不公平。说规则公平,我们现在规则不清楚。那么我们能不能真的实现机会公平?

  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35年改革开放。富起来的这一代,他们的子女有富二代、富三代的称谓,但是整个社会的差别还没有固化,社会的各个阶层,这种断裂还没有变成一种显性的不可改变的。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不重视这个问题,那么发展下去,它确实是非常危险的。

  海德曼教授引用了一个数据,他是芝加哥大学的,就是父亲和儿子在收入方面的一致性他们做了国际比较。在丹麦这种一致性很低,只有0.15,那么在美国就相当高了,0.47%,想想黑人,少数主义。中国是0.60,如果你出生在农村,或者你是一个低收入的人,那么龙生龙凤生凤可能性超过60%的。

  但是我想提一条,就是当大家都关注着我们下一步的收入分配方案出台的时候,必须要考虑我们现在还只是中等收入国家,如果眼光都放在收入分配上,实际上没有多少可分的。我们去年财政收入是10万亿,如果10万亿在13亿人口当中平均,每个人就是8千块钱,8千块钱里有60%用于公共支出、国防外交、行政事业、必要基础设施,那么还有40%是真的能用于社会项目,一个人3200块。如果3200都发给一个人现金,可以避免落于绝对贫困当中,但是解决不了代际传递,解决不了下一步的发展。

  美国和欧洲发达国家证明的是这种情况,父母领救济,子女极有可能将来缺乏发展的机会。为什么?他们有这样的分析,美国的案例,父母如果是领救济的,跟小孩说话一天词汇不超过600个,而一个高收入家庭,他跟孩子一天说话词汇量超过2000个。这就是在家庭教育方面的一个很大的不同,那么就会把这种贫困,知识匮乏延续下来了。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