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周其仁:改革是最大的投资(四)
财新记者 靳晴2012年11月16日 16:45
增加收入不是按开关,生产力是基础制约因素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周其仁:

  从我们国家现在情况来看,我倒是同意最近几年可能要对消费做较大的关注。但是,消费也不是说拿起鞭子打一鞭就能上去的,因为消费也受制约,一个制约是收入,没有收入怎么消费,这是常识。

  但收入要增加谈何容易?涉及到这个国家很多深层的制度改革,涉及到我们市场经济基本秩序,裁判到底能不能进场?这些问题过去很清楚,最近这些年好像又不大清楚了,好像裁判拿个哨子进去踢球还是一道风景。我们很多地方不光拿着哨子去踢球,而是拿着棒子去抢球,公道效率双重损失。它怎么能够提高国民收入?没有收入怎么增加消费?所以消费也不是说拨一个开关,打一鞭子就上去了。

  收入提高,消费提高还受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制约,就是生产力,生产力如果进步得慢,国家下道命令拼命发工资,这个经济也不能持久。因为那样的工资没有生产的东西来支撑,了不起顶多是发票子。那最后不会增加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改变,不会引起变革。所以你要恰当增加一些消费,来让我们过去已经发生的投资,能够有些消费来消费它,为它买单,也为未来的投资创造市场力量。它也涉及到一些根本的问题,所以这样就讲出我今天主要讲的内容,现在不是简单地三架马车看谁快了,谁慢了。当然短期这个可能性也有,开一下短期的政策阀门。

  我们从五年、十年的角度来看,不把投融资体制七七八八改到位,不把相对价格大体能反映资源稀缺程度这个体系给普遍地建立起来,不仅仅是商品和服务。我们再往前走,这几匹马的摆布,这几辆车的摆布,可能会有越来越大的难度。所以概括起来,就是要不脱离体制机制来讨论投资问题。

  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来推进权利的重新划定,收入分配格局的改变,消费的恰当的提高。所以重要的不是孤立地看这些马,而是看投资消费之间积极的互动,良性的互动。没有一套好的经济制度,我们再有良好的愿望,今天看看这个不行了,抓一把,明天看看那个慢了,打一鞭子。这是无助于我们奠定一个长期国民经济健康持久的基础。

  所以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改革是我们最重要的投资,改革是让中国今后十年二十年健康成长所今天应付出的最重要的投资。

    相关视频:周其仁:改革是最大的投资(一)

    相关视频:周其仁:改革是最大的投资(二)

    相关视频:周其仁:改革是最大的投资(三)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