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吴敬琏:我们要什么样的市场经济
2011年11月11日 15:58
是要法制、规范、有利于多数人的市场经济,还是要国家资本主义?这是个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吴敬琏:一是从过去的历史来说,有一次中共中央的会议是很重要的,这是1997年的十五次代表大会。十五次代表大会也是逼出来的,从1995年开始整个国有部门亏损,以前都是国有企业亏损增加,但是盈利还是超过亏损,所以整体来说还是有盈利的。到了1995年以后全部国有企业是亏损的。这个困难逼出来了,十五次代表大会江泽民总书记报告里面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基本经济制度。基本经济制度怎么实现?首先一条是调整和完善所有制结构,国有经济布局的战略性重组,有进有退,只保持在关键领域的控制,其他的领域原则上都可以退。这个结果就是在世纪之交,在放小上做得特别好。我们之所以能够很成功的应对亚洲金融危机,我认为这个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小企业的转制和发展。

  还有一个原因,在深层上到底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其实这个共识是不巩固的。是一个政府主导下的市场经济或者有宏观调节的市场经济,到底这个基础是市场经济还是要点在于政府的掌控、政府的驾驭,在后来其实是发生了问题。

  我这条补充的意思是现在顶层设计发生了一个,用我的话来说是顶顶层是什么?到底我们要一个法制的、规范的、有利于多数人的市场经济,还是要一个国家资本主义?其实现在这是有问题的,我除了寄希望于2013年的三中全会有一个很详细的各个方面的方案之外,我也寄希望于明年的代表大会对这个顶顶层要重新肯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的目标。(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