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明年货币政策如何调?
财新记者 王长勇 黄蒂2011年11月12日 18:51
货币供应增速过快,必须矫枉过正

  采访对象: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 哈继铭

  王长勇:现在看起来 ,像今年新增的货币信贷数据,新增信贷是5800亿,比预期要高出将近1000亿。这个会不会在“微调”过程中调的又过度了?

  哈继铭:我们多年以来,一向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那么这么多年来,政府也是不断的在努力建设一些可以用来进行微调的工具。我觉得这几年来最大的工具的产生,就是政府汇率变得可以进行微调。其他方面没有什么太多改变。那么刚才你提到的信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个信贷数量增长,原来觉得太慢,现在一下子上去了,不能说是微调,信贷量大幅的变化,对于未来的货币供应和通货膨胀都会带来很大的压力。

  我觉得在过去3年,08、09、10年,我们的货币供应速度增长过快了。累计下来的货币增速超过GDP增速50%,这个要矫枉必须过正。接下来看到某年,如果货币增速慢于GDP增速,那是很正常的,是对过去3年的纠正。

  我们在前面几个月明显看到,M2的增长慢于GDP,但是很有限,还没有达到矫枉过正的状态。眼前看到信贷增长速度又加快了,过去的剩余货币,未来如何得以消化呢?它还得要在某些价格当中显现出来。不是房价就是物价。

  所以我们应该看到,现在经济增长还是在9%以上,今年4季度也应该在8.5%甚至更高一些。明年经济增长速度应该能保持在8%甚至更高水平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微调的工具本身并不具备的话,我觉得还是应当谨慎。

  王长勇:刚才你讲到,今年货币政策是在矫枉过正,那么明年要不要继续矫枉过正?货币政策应该比今年紧一些还是松一些?

  哈继铭:我觉得明年通货膨胀的压力还是会有的。因为我们现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速度是很快的。而且最近一段时期,看到油价和一些大宗商品价格又在开始上扬,我相信明年我们通胀水平还会比较高。

  具体落实到货币政策,我觉得还应该多运用一些价格性手段。包括我们利率还是低于通胀的。现在如果1年期存款利率放在3.6%的话,还是低于明年通胀的。当然我们有一些变量可能比较紧,从中也可以一些置换。比如利率水平可以提高一些,但是我们准备金率可以适当下调一些。这样使得明年的政策更加的科学,更加的适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