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欧洲危机不只是债务问题
财新记者 龙周园2011年11月21日 08:55
波兰前副总理科勒德克认为,解决欧债问题要对路,此次是新自由资本主义引发的系统性危机

  华沙大学经济学教授、波兰前副总理 格泽高滋·科勒德克:

  或许你从没见过有人签订过一笔63亿美元的交易,我在1994年9月签过类似的协议,就是要给伦敦俱乐部里一些私人商业银行减计波兰债务。但局限性在于,那时说这是为了更大胆地迈向自由市场经济,其实只是政治说辞。那时对波兰的债务减免,有着严苛的条件。

  首先,要解决债务危机,一国要在恰当地制定经济发展目标的基础上,确立长期的经济发展战略,但战略不应该跟结果相混淆。所以如果一国正在寻找危机的出路,必须明白这不仅仅是债务危机,或是一些国家经济低迷的问题,而是新自由资本主义引发的系统性危机。一些国家可能试图掩盖问题,或者操控利率、汇率或税率,但这无助于解除系统的结构性问题,而这才是危机的主因。

  那么,谁能解决债务问题,怎么解决?来中国就行了吗?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万多亿美元,投资美元的比例越来越小,更多买入欧元等其他货币,比如英国国债、瑞士法郎或日元。中国外储被困在一些身陷债务的国家。我们也知道目前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现在美国有14万亿美元,而欧盟大部分国家的债务难以为继,最近市场对意大利的反应就是如此。

  该怎么办?一个必须说出来、必须承认和解决的事实是,一些以美国为首的富裕国家,已经入不敷出了。它们曾经好为人师地向新兴的欧洲、亚洲和拉美国家说教,说我们不该以借贷为生,应该勒紧裤腰带,增加财政收入,削减转移支付。或许现在我们应该派一批学者去美国,把这一套讲给它们听,说你必须加税来增收。征税要从富人下手,而不是穷人,因为穷人没钱,勉强生活都难,拿什么来交税?所以这更多是一个国内问题。国际社会要求一国实行改革的话题正在讨论中。谁是新闻人物,现在是希腊,接下来是意大利,或者甚至是一些有3A评级的国家,包括法国和已被降级的美国。

  可以说,现在人们已经黔驴技穷了,仅仅降低这些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是不行的。因为他们还要还债,解决办法不是债务重组或者改变资金的流向。通过债务膨胀,利用中国的顺差,并不能解决美国的债务问题。惟一的办法是,监管好公共财政体系,这是个积蓄已久的问题,需要政治承诺。政治家必须在不打击私营企业家干劲的前提下扩大税基,实行一些转移补贴。这是一场政治讨论,必须有财政纪律,开源节流,包括增税。

  尤其是因为还有不到一个月,美国和法国都将举行大选,德国将举行议会选举。有时民主会给宏观经济调控帮倒忙,但长期来看,民主对于一个更有效、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还是有贡献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