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黄益平:中国如何帮欧洲
财新记者 刘志洁 黄蒂2011年11月24日 08:33
最好中国能通过国际协调的手段去帮助欧洲,而不是直接购买欧洲债券

  黄益平 巴克莱资本董事总经理

  我觉得中国应该提供一些帮助 我觉得哪怕是对它的债券市场提供一些支持。因为怎样解决问题,一方面是它要财政紧缩,另一方面如何让它债务变得可持续。7%的收益率是很难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慢,7%又那么高。为什么这么高就是因为大家都没有需求,都不买。对市场没信心,大家抛售,这个收益率就上来了。所以其他国家包括国际组织大家一起帮它,购买一些它的债券。它的需求一上来,它的收益率就下来了。它的收益率必须下来,它的债券才能可持续。

  从这个意义来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的话,能提供的帮助就是提供一些外汇的支持,购买一些它的债券。如果我们觉得它长期不会出太大问题,那这个投资还是值得的。现在7%的收益率意味着它的债券其实很便宜。只要你觉得意大利的债务不会崩溃,2-3年以后,也许是有利可图的。这个现在不是我们最重要的问题。

  我觉得欧洲稳定经济稳定对我们来说其实很重要。因为现在欧元区,占我们出口大概1/4左右,我们出口的依赖性还是比较高。欧洲稳定从经济和政治上都比较重要。

  问题是什么方式去帮助他们。像欧洲官员来了我们是不是去出手买他们的债券,国债,也可以提供一些资金,直接给它金融稳定基金。

  我觉得这两个都不是特别好的方法。你买一些当然是可以,但是买一些的问题就是你买了之后其实你没有明确的承诺,稳定基金其实是欧洲国家之间的协议,投了钱总归要有相应的回报,但你其实很难站在平等的角度上跟欧洲国家谈判,而且你也不能显得我给了你钱,所以提了一系列的条件。对我们来说,有好多条件都可以提,比如能不能承认我们市场经济的地位。

  但其实最重要的我们希望它改革的是希望它经济稳定下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更好的办法可能是我们和其他国家一起,再通过IMF或者G20这样的组织来形成一定的协调。作为国际协调的一个部分去帮助欧洲,我觉得可能比较好。因为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真的能支持。我们说起来有这么多的外汇储备,但外汇储备并不是放在口袋里的钱,其实都是已经花出去的钱。所以我觉得通过国际协调的手段可能更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