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范剑平:不要指望换届效应
2011年11月11日 20:36
换届效应在“十二五”规划期间可能会被打破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经济预测部主任 范剑平:谢谢邀请我来参加这个论坛。我们这个话题经济周期、政治周期,一般喜欢把经济短周期和政府换届效应联系在一起,这个现象在西方和在中国都存在,中国大家更愿意用统计数字来证明这一点,我们国家的第六个五年规划到第十一个五年规划,如果把每个五年规划按照平均年增长速度来看,每个五年规划的第一年投资增长速度是17%-18%,到了五年规划的第二年投资增长速度加速到24.7%,到第三年加速到28.6%,到第四、第五年又回落到18%、19%的水平。中间明显有两个比较高的年份,第二年、第三年。第二年是开党代会,党领导换届,第三年是政府换届之年,大家往往用这个证明中国的换届效应,确实对我们国家短周期有很大影响。

  这样的现象在这次五年规划可能会被打破,因为我们讲到每一个五年规划的第四、第五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应该回落,但是2009年、2010年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国推出了庞大刺激计划,这两年固定资产投资速度在26%、27%的水平,今年1月份保持在24.9%,以往第一年应该在17%、18%,在这么高的起点上明年、后年还要进一步加速,我觉得有两个方面可能是使这样的愿望难以实现。

  一是目前上一轮刺激计划留下的后遗症高房价、高通胀还没有解决,如果后面不进一步刺激了,有希望把这一轮的刺激止步于温和状态。

  另外一个后遗症,这一轮刺激计划,尽管中国政府债务负担率,尽管没有超过国际警戒线60%,我们还没有超过,但是另外一个是公认的,当年的财政赤字率不应该超过3%,恐怕我们在2009年和2010年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因为仅仅中央这一块,好像赤字率只有2.8%和2.1%,但是不要忘了还有地方融资平台大量不计入财政的,经过审计署的审计暴露出来我们现在地方政府恐怕出了若干个小希腊、若干个小意大利,有些地级市经济规模和希腊大小差不多,有些省的经济规模和意大利差不多,债务负担率百分之百,怎么让它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张,如果进一步扩张下去,在换届之年大干快上,那我们国家自己就把我们推到今天欧元区的窘境。

  所以对“十二五”时期换届效应不要有太大指望,中国应该寻找另外的出路保持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