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范剑平:必须向体制改革找出路
2011年11月11日 20:37
把深化要素改革放在改革的重中之重,让资源更多地由市场配置,弱化政府配置资源的份额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经济预测部主任 范剑平:

  这种靠凯恩斯主义一会儿踩油门、一会儿又踩刹车,不是以控物价作为首要任务就是以保增长为首要任务的日子在中国不能长期下去,要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就和一个更长周期联系在一起。

  二次大战以后,从战后重建的马歇尔计划开始,西方国家的政府一直到60年代末实际上是非常推崇用凯恩斯理论来指导经济,这一阶段可以看作是政府对经济干预作用强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在战后重建中起到了正面效应,但是后来留下了通胀和滞胀。

  从80年代以撒切尔夫人为首的一批领导人告别了凯恩斯主义,更加推崇“供给学派”的理论,走了放松政府管制、反垄断、减税,更多的发挥市场的作用的过程,从那以后一直到这次金融危机发生基本上是政府对经济干预作用弱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培育出了信息产业、新兴产业,带来了世界十几年高增长低通胀的阶段,当然由于美国对金融创新监管不力出现了这次金融危机。现在为了救急,大家用了一段凯恩斯主义,但是把凯恩斯主义请回来的结果是发展中国家的通胀和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这就证明这个世界不会重新回到让政府作用进一步强化的过程。

  我想在世界经济再平衡过程中,在整个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中,中国的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恐怕很难走出这样一个周期。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必须坦率承认,政府干预经济的作用,由于应对危机我们在这方面的作用是强化了,甚至有一些人把这个作为中国经验、中国模式洋洋得意。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如果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现在看到的我们制造出来的矛盾将不可收拾,表面上看我们的通胀水平不高,但是存在着那么多的价格管制,带来的有价无市,缺电到了这样的程度,出租车打不到,表面上看CPI不高,中国已经尝够了隐性通胀的苦头。

  回过头恐怕这是我国要素价格形成机制上,政府弱化政府直接控制资源方面恐怕要迈出更坚实的步伐。相信无论新一届领导人怎么考虑,现在国内的矛盾已经挤到这儿,不改不行。外面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我们走到了国际倒逼的环境下。“十二五”时期中国必须向体制改革找出路,必须深化要素改革放在改革的重中之重,让我们的资源更多地由市场配置,弱化政府配置资源的份额,将是中国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未来最大的希望。我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