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欧债是中国的机会吗?
2011年11月11日 21:50
巴克莱黄益平表示,投资优质资源比直接买国债更有机会

  巴克莱资本亚洲新兴市场经济研究部首席经济分析师 黄益平:如果看一下历史上,很多国家当债务负担很高的时候,最终他们都是怎么化解的?归结是五条路,第一是高增长、第二高通胀、第三低利率、第四财政紧缩、第五豁免或者国际援助,最后是一个违约。从欧洲的情况来看,高增长不可能,高通胀短期内似乎也不可能,欧洲央行显然不会允许。剩下的豁免,其实欧洲的很多民间投资现在所谓的“理发”,牺牲他们一部分债务,能做的已经做了。

  违约是一种可能,我们希望不要出现。剩下两个问题,能不能保持低利率、能不能财政紧缩,在财政紧缩的同时又会对经济产生影响。无论是还本金还是付利息,无论是保持增长还是财政纪律,归根到底是怎么样让债务持续下去,这个持续下去很多专家都提出,在欧洲没有资源问题,也不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缺乏的是政治协调、政府魄力、政府决策。

  当然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们看欧洲的钱足够,德国有足够的钱,但德国能不能拿出来,欧盟有足够的钱,英国和瑞典愿意不愿意帮助大家。我们欧洲的金融稳定基金,现在钱不够,即使有足够的钱也是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协议,最后能做出什么样的决策其实很难说。

  欧洲央行当然可以随意买,但是和原来定的规则不一样。原来的规则不能货币救助单独的国家。我自己觉得还是需要花更多的钱,需要有更多的介入,怎么介入,欧盟发挥作用、德国发挥作用、欧洲央行发挥作用,非常重要的一个机构就是IMF要发挥非常重要作用,IMF不仅提供钱还要提供政策支持。

  最后就是中国怎么样,刚才很多专家都说中国主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欧洲的问题让欧洲自己解决,从原则上来说没有问题,但是中国是不是有一定作用可以发挥,尤其如果IMF要发挥很大作用,这里面中国是不是有事情可以做,其实是存在的。但是更重要的一条是,大家想想过去五十年、一百年,凡是赚了钱的投资者,凡是做比较好的投资专家,比如说巴菲特,是从哪儿赚的钱,都是在资本市场严重萎缩的时候,我们国家是不是要用外汇储备支持欧洲的国债,是通过自己买还是IMF买还是G20买,这是另外一个事情,现在很明确的是欧洲有很多优质资源,它们的价格因为出现市场失去信心,就是因为债务风险的危机有很多非常好的机会,这去投资比我们直接买国债也许更有意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