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德地立人:假如我是巴菲特
2011年11月12日 12:45
三分之一的钱想办法投资中国,其余的钱一部分要投在美国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投资银行委员会主任、中信证券国际董事长 德地立人:我接到邀请函的时候,今天要讨论的议题是在危机的情况,聪明的钱往哪儿投资,所以我想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大家知道,中国政治经济还是比较稳定的。虽然自由暂且不论,总体来说,在中国国内一旦进来,经济状况还是不错的。投哪儿?投国债,国债信用好,流动性好,大家也意识到CPI、EPI下降了,目前利率比较高的情况下,可以投资了,价格还可以提升,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

  第二,信托产品。包括中信信托,信托公司是值得信赖的,也是担保、抵押公司比较信赖的,回报率百分之十几,我自己个人就买这些产品。当然,这是一个最简单的回答。实际上,世界的钱要投资起来没那么简单。大家也知道,不同国籍投资者,因为投资工具不一样,货币不一样,得到的信息不一样,因此不可以随便把钱投到什么地方。钱本身也有长期、短期的资金投资,这个东西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尤其是现在,整个的市场不确定因素非常大,一般来说,长期的钱要到短期去。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国际上的游资为了寻找避风港跑到了美国,跑到了日本,日元现在升高就是这个原因。为什么?很简单,相对来讲,日本经济由于赈灾以后的复苏,相对来说不错。另外就是日本的日元的利率,相比美元高一些。另外,相比欧洲和美国,日本所谓大的负债没有那么差,因为日本1400万亿的金融资产足够覆盖日本政府的负债。所以,日本日元比较高,也是有道理的。

  假如我是巴菲特,我拿三分之一的钱想办法投资中国,从股票上面,主要是中国的消费相关的部分,消费、服务、医疗、医药等等。人民开始富有了,要花钱的方向是需要投的。另外,往网络、互联网上投,因为一旦成功,它的发展空间,由于人口的问题是非常巨大的。还剩下一些资金,要投资中国国债。

  留在海外的三分之二的钱一部分要在美国,我知道巴菲特是不喜欢投IT的,但是美国真正的经济的复苏实际上只有这些新兴的,能够代表未来经济的,创新的行业,就是IT、云计算、网络等等,还有新能源、环保。其他部分,还是在资源问题上,就是资产。因为无论经济怎么样,都要发展,人口是70亿,还要增加,资源肯定是有限的,整个经济目前不确定因素比较大的时候,资源价格下降,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