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刘世锦:对明年经济增长的三点看法
2011年11月12日 14:01
稳增长仍是重要政策目标;把防控风险放到比以往更加重要的位置上

  国务院法制研究中心副主任 刘世锦:

  对明年的经济增长有三点想法:

  第一, 从国际经验来看,增长速度的下台阶有的是比较平滑的,但也有的由于内外部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大的外部冲击,会在短时间内大幅度下滑。其实我们已经进入了这个阶段,我们还是要争取让台阶下的比较平滑、比较稳。所以,稳增长仍然是明年和今后几年一个重要的政策目标。

  这里要避免两种情况:一是各级政府思维方式还转不过来,还想保持过去的增长速度,过去10%多,现在掉到10%以下,不担心,还想重现往日的辉煌,思想方式转不过来,采取一些措施想把速度拉上去,但是这时候再往上拉是很难拉上去的,其实短期拉上去负面的后果会相当严重。

  上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政府在这方面实行刺激性的政策,试图把日本经济恢复到60年代那样一个高增长的平台上去,最后导致了严重的资产泡沫,这个教训是要汲取的。

  二是我们进入增长转换期以后,整个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是大大增加的,有点内外冲击,有可能增长速度在短时间内会比较大幅度下滑,这种局面我们也是要避免的,因为短期内快速下滑的话将会引出不少新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感觉到明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估计比今年还会有所回落,今年应该在9%以上是没有问题的,明年还是有潜力也有可能争取保持8.5%左右的增长速度。

  另外,物价的问题,目前来讲物价已经回落了,到年底水平会逐步下降的。但是中期的通胀压力仍然不能低估。因为我们目前通胀有一个特点,是成本推动型的通胀,推动成本上升的因素,比如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农产品和服务价格的上升,它是趋势性的,而且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另外,我们受管制的一些能源产品的价格需要进行调整,我们也需要给改革留出空间。所以,在今后一段时间可能还不得不被迫提高对较高物价水平的承受能力。当然,政府要采取针对性措施,减少物价上涨对低收入群体的冲击。

  第二, 要把防控风险放到比以往更加重要的位置上。过去我们经常讲一句话,说中国经济的矛盾比较多,经济的不可持续,但是事实上已经持续增长了30年。有一个特点,高增长本身具有化解和吸收风险的特点,但是当高增长不可持续的时候我们将会遇到两类风险,第一类风险是过去可以包得住的风险隐患,现在包不住,会暴露出来。第二类是如果短时间内下滑的过快,将会出现一些新的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讲,明年将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风险的防范:一是地方融资平台集中还本付息的风险;二是房地产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往高的话,风险肯定很大,如果短时间内下滑的很快,也会有风险;三是增长放缓以后,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出现大面积亏损的风险。刚才卢迈秘书长已经讲了钢铁行业的情况,钢铁行业最近的情况很值得关注。已经露出苗头的民间借贷和影子银行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四是国际经济再次下滑对我们经济冲击的风险,9月份以后出口大幅度下滑,对我们的投资也会有一定的影响,这方面的变化我们也要关注。

  第三, 由高速增长转入中速增长,意味着经济增长动力的转换。这时候我们特别需要强调通过深化改革,而且改革要加快,来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所谓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是什么含义呢?你要和新的增长阶段相适应。最重要的一点,要实现经济增长由低成本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

  从国际经验来看,实现向创新驱动转变有两大危险:一是资产泡沫,二是大的垄断的企业和大的利益集团的垄断。这两个问题在中国目前都是存在的,而且某些方面问题相当严重。所以我们下一步深化改革,这里面问题很复杂,我没有时间展开说,我想我们有一个重点,需要解决资金和其它资源向实体经济、向创新和产业升级、向中小企业流动的问题,主要的办法可能是一个老办法,还是要放宽准入,尤其是要放宽基础产业和服务业的准入,鼓励和加强这些领域的竞争,这样我们才能为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增长阶段提供动力和需求的空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