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微调”怎么调?
财新记者 王长勇 黄蒂2011年11月12日 17:24
用“微调”的手段来缓解外部环境的风险,手段很有限

  采访对象: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 哈继铭  

  王长勇:哈博士你好,欢迎你参加2011财新峰会。进入10月份以后,中央政府提出今年宏观政策有一个“预调”和“微调”,现在大家很关心。您认为为什么要进行“微调”?“微调”到什么程度如何理解?

  哈继铭:我觉得提出微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现在外部环境,尤其欧洲债务危机越演愈烈,对中国出口可能会造成影响。我觉得首先,这个影响有多大?我觉得会有,但是和07、08年相比,这种影响会小很多。

  第一,外部环境虽然欧洲情况不乐观,但是毕竟没产生像08、09年那种恶化的情形。而且从最近这几个月的数据来看,我们对欧洲的出口尽管增速在下降,但还是在10%以上。更重要的是,我们对新兴市场的出口,比如巴西,增速都在30%以上。所以这两个数据互相抵消,就成了现在的15%。

  第二,出口对中国GDP的贡献已经不像那个时候那么大。尤其从外贸顺差来看,07年外贸顺差占GDP10%以上,现在是占百分之2点多。

  第三,出口的下降最终影响到就业,或者引申对社会稳定的冲击,我觉得也不像那时那么大。因为我们的劳动力供应不像那时那么充裕,那时我们看到一个企业不行了,很多工人失业,现在是企业主每年追着农民工给他加工资人家才给你干活。

  所以我觉得外部环境恶化对我们会带来一些影响,但这个影响是可以控制的。

  用什么方法来控制,用什么微调的手段来缓解这种风险,我觉得我们手段是很有限的。谈到“微调”立即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家里有个收音机,有个旋钮调频道,另外个旋钮就叫“微调”。你是要用特定的工具来进行微调的。一般来说“微调”是基于价格手段的微调,调整利率,或调整汇率,如果这种手段在我国不能发挥真正作用的话,那微调何从谈起?

  我们谈的“微调”如果是对某些部门进行一些放松,那个不叫“微调”,那个叫“局部调整”。但是我们很难判断这个部门需要进行局部调整。我们一般是按哪个行业出现了困难,我们给它放松一些,以这种方式来微调。但有些行业出现困难可能正是因为这些行业是逐渐要被淘汰的。该不该进行微调不是我们人为能准确把握的,是应当让市场来决定的。

  我们看到现在很多国家,比如印尼降了两次息,它这个叫“微调”。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去降息呢?但我们做不到,我们的通货膨胀高于利率,我们还是负利率。那些进行微调的国家本来的利率的水平调到了一种将来一旦需要往下调的话,它有空间。我们那时候加息并没有加到那种程度。我们微调的工具是有的,但是不能起作用。所以我们的“微调”是行政色彩很重的。我们数学是10进制的,但是我们的政策是2进制的。要么限购要么不限购,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这个不能叫微调。

  

评论